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悬疑感拉满了,但他们一出来就出戏?

时间:10-2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09

悬疑感拉满了,但他们一出来就出戏?

近日,由白宇帆、宁理、向涵之等主演的《繁城之下》开播。“古装+悬疑探案”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几集追下来,发现这部剧倒也算没有辜负观众的期待。只不过,年轻一代的演员在老戏骨面前,还是差了一点。01一集死一人?悬疑感拉满了《繁城之下》围绕明末江南蠹县接连发生的凶案展开,作为第一个受害者的徒弟,捕快曲三更(白宇帆 饰)协同自己的伙伴高士聪(刘怡潼 饰)、凤可追(张昊唯 饰),师妹冷桂儿(向涵之 饰)展开调查,并得到了衙门负责刑狱的宋典史(宁理 饰)的指点。随着主角团调查的深入,这件连环杀人案将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等牵涉其中,而且死者和凶手都与二十年前的一场大火存在着高度关联,这件旧案的真相也即将浮出水面......他们之中,有受人尊崇的员外举人、神医先生,但更多是像更夫、铁匠、青楼老鸨、算命先生这样的小人物。更夫为了养家糊口打更不点灯,仆人为了给母亲买药偷溜出门赌钱,青楼妈妈为了照顾情郎留下的孤儿寡母拿出大半积蓄。这些人物不是好人,但却是真实可感的普通人,普通到就连主角日常穿着的衣服还是带补丁的,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古代江南的市井群像。白宇帆饰演的捕快曲三更为了替师傅报仇,查清真相,在县衙里遭到了来自上司和同僚的重重阻碍,对官场生态环境的描写,俨然是一出“官场现形记”。故事悬念丛生,高潮迭起,尤其是前三集三起杀人案,让观众心提到嗓子眼,更加恐怖的是,尸体呈现的姿势也十分离奇和诡异。开头被化妆成稻草人,用木棍“一以贯之”的捕头、头部被埋进土里,口中塞进无头鸡雏的私塾先生、以及被挖出尸骨悬于河上的商人、被灌下致死量汤药浸在药材缸中的神医等。剧组在江南实地取景,斑驳的旧墙、交错的巷子、昏黄的稻田、湿漉漉的石板路,白天水汽氤氲,仿佛置身水墨烟雨间,而到了夜晚,被人掐灭的烛火、受惊乱飞的乌鸦、暗夜横飞的火苗,又是另一幅阴森凄凉的景象。尤其是第五集结尾,满墙的符咒被阵阵阴风吹起,红色的灯笼泛着昏暗的光,以及即将被乌云遮盖的半轮明月,都让人从浓郁的东方古典色彩中深刻感受到中式恐怖的力量。故事进行到三分之二,真正的幕后凶手还没有露出端倪,这也证明创作者在悬疑这条线上做足了功夫,观众们也都期待起故事揭秘的最后时刻。02老戏骨坐镇,撑得住场面除了精彩纷呈的故事情节,《繁城之下》能够收获好评,少不了演员的加成。饰演宋典史的宁理,悬疑剧专业户,曾经在《无证之罪》《沉默的真相》中贡献过相当精彩的表演。尤其是《无证之罪》中的李丰田一角,酷爱“反向抽烟”,火光哗一闪照亮半边脸,在烟雾中又迅速归于黑暗,手起刀落却面不改色,如此变态的角色成为了很多观众的梦魇。而在《繁城之下》中,宁理饰演的宋典史本是名满江南的天之骄子,却因为进京赶考时卷入朝堂斗争而身陷囹圄,屈打成招之后落下了终身残疾,不仅瘸了腿,也拿不起笔写字画画了。翻案后,他在身上纹了凶兽睚眦,并选择成为蠹县的刑官,带着对世道的愤恨不平,将自己内心的失意发泄在那些作奸犯科的罪人身上。冷不丁地,他就要拿出一把犯人的牙当做礼物送给别人。只有在青楼喝酒听曲的时候,他才能得到内心的平静,想到好诗却因为握不住笔陷入痛苦,而当发现自己可以用手指蘸墨在屏风上作诗时又宛如重获新生,找回了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宁理精彩的表演将角色在这两种心境下的不同状态展现出来,更加渲染了这个人物的悲剧性。在得知曲三更自作主张利用他扳倒对手时,他先是因为被利用勃然大怒,然后又有欣慰的笑。曾黎饰演的林四娘,是第一个死者冷捕头的情人,也是翠花楼的老鸨。出场次数虽不多,但她却是串起这桩杀人案与二十年前陆家大火的关键人物。曲三更在师傅遇害后想要找借口试探她,她察觉到曲三更另有目的,在一颦一笑间洞悉人心。但得知情郎遇害之后,她先是难以置信地不停询问,然后嘴唇颤抖彻底失控,哭到上气不接下气。饰演县令的宗俊涛,音乐剧演员出身,曾经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有着精彩的表现。他在目前的剧情中被盖章为“猫官”,经常假装威严,却有很多小表情。他上一秒还在一本正经审案子,下一秒就认真地问犯人“当真有窗帘大小的鱼翅”?宗俊涛的表演也让这部剧的喜剧浓度飙升,让观众感慨,是金子到哪都能发光。此外,还有张晞临、葛四等观众熟悉的面孔,戏份不多,但是每次一出场,都自带气场。03黯然失色的青年演员对比宁理、曾黎等经验丰富的演员,该剧中的青年演员的演技却不尽如人意。男主角曲三更是一个心思缜密、洞悉官场人心的小捕快,但他依然坚守本心,想要寻找世间的公道。演员白宇帆这次在《繁城之下》中挑战这么一个复杂的角色,似乎有点吃力。他本身的外形条件就不占优势,演技也不如他在成名之作《山海情》中灵动自然。为了表达冷静沉着的性格特点,他在多半时候都面无表情,即便是要表达愤怒的时候,眼神也没有内容,比较空洞。还有观众反馈,在和宁理对戏时,他似乎总是在表达人物的聪明,让人看了不舒服。探案小队成员高士聪,率真可爱,没有城府,但是演员刘怡潼也被部分网友吐槽表演浮于表面,而且他的口音比较重,很像是在听相声,让人分分钟出戏。而被网友批评最多的还要属向涵之,她在剧中饰演第一位被害者冷捕头的女儿冷桂儿,也是探案小队中的智慧担当。但身为女主的向涵之一出场,她的扮相就被质疑不够好看,尤其是在这部剧灰扑扑的滤镜之下,状态看起来更加不好。她的演技也没能挽救不够完美的扮相,她饰演的冷桂儿在父亲去世后,并没有表现出过于悲伤的情绪,全程像一个木头人,虽然在努力哽咽着说台词,但总感觉是想哭却哭不出来,眼神空洞无物,甚至有些飘忽不定好像事不关己。而在加入探案小队后,她出场的几次也没有什么亮点,一直在站桩念台词,表演没有任何明显的起伏变化。作为被害者的女儿,也感受不到她急切想要破案的心情,反而是想铆足了劲儿表现她机智可爱的特点。总的来看,几位年轻演员还是驾驭不住人物丰富的内心戏,在处理角色的多面性或复杂的状态时,往往是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导致很多观众不喜欢看探案小组的部分。其实这也不是《繁城之下》一部剧的问题。近年来,随着悬疑探案剧的兴起,很多年轻演员想要搭上一部制作精良的悬疑剧,以此寻求转型或给自己的履历镀镀金。但由于悬疑剧中的人物大都是复杂多变的性格,并且时常面临着大喜大悲的情感变化,因此播出能否赢得观众的认可,却是因人而异的。例如今年的现象级网剧《漫长的季节》,范伟、秦昊、陈明昊一众老戏骨同台飚戏,得到了观众的一致好评,但饰演沈墨的李庚希却被观众批评是整部剧的唯一败笔,她平淡的演技无法演绎出一个女孩自幼遭受性侵,又被朋友背叛的绝望与痛苦。在《君子盟》中,宋威龙饰演的张屏是一赤诚天真的人,一门心思想要破案,但是全程就一个表情,表现得非常木讷。该剧的另一位男主角兰珏身负血海深仇,为了查找父亲离世的真相不得不斡旋于朝堂纷争,井柏然的演技虽然比宋威龙要好一些,但也没有把这个角色完成得很好。这样看来,悬疑探案剧需要演员具备更强的共情能力和收放自如的控制力,以便快速调节自己表情和状态,而且悬疑剧中需要演员有足够的功力去探索和表达角色丰富的内心世界,更加考验演员的演技。也并不是说,出演一部不错的悬疑剧,脱离了偶像剧的情情爱爱就能成功转型实力派,无论什么剧,演得怎么样,都逃不过观众的眼睛。和其他题材的剧一样,悬疑剧同样需要新老演员的协作,才能碰撞出火花,但要想不在前辈和观众面前露怯,青年演员还是需要在演技上加把劲。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